催乳师月入2万

催乳师月入2万元

月收入接近两万,3年买车买房,无固定工作时间……近年来,一种新兴职业——催乳师在全国一线城市悄然兴起。半个月培训加上出色的营销头脑,便可在供不应求的市场分一杯羹。近日,记者走入北京催乳师群体,探秘这一罕为人知的朝阳产业

“月嫂”转行催乳师生意红火

在北京,“月嫂”的平均收入为35006000元,这一职业也成为催乳师的主要预备队。彭爱英今年40出头,曾是一名月嫂,独身带着儿子在北京打工。2010年,她从报纸看到催乳师学校的广告,倾囊报名,半个月后出师。3年来,她不但在大兴买了50多平方米、价值26万元的房产,还供养儿子上了大学,月收入接近2万元。

另一些催乳师有着护理背景。河北姑娘陈曦从护士学校毕业,和老公在开了家通州开社区诊所。两年前,老公怪她不能干,陈曦赌气参加了催乳师培训。如今,前往诊所按摩的妈妈络绎不绝,老公视她为掌上明珠。

催乳师一次“护理”的市价为400元,如遇顽症,可以提到600元至900元。她们最多的时间花在路上,因此一般都打的,许多人买了车。王红说。她最得意的学生是两姐妹,在大兴开了家乳房护理中心,月盈利近10万元。

话音刚落,电话响了,一位顾客催促其上门护理,。这位月嫂转业的催乳师两年来买房又买车,这是她今天第5个订单,日收入超过2000元,令记者不禁汗颜。

 “全国催乳市场几乎一片空白”

近日有专家称,发达国家纯母乳喂养率超过80%,而在北京该数字低于60%,许多孕妇面临缺奶、涨奶等困难。原因归结为,“80孕妇缺乏运动,工作压力大,社会支援不足及家庭关系紧张。奶粉厂商的夸大宣传也让富裕的北京人过分依赖牛奶。然而,越来越多产妇重新认识到母乳、尤其是初乳的不可替代性。

对此,一本标注为“全国通用职业技能培训工具库丛书”的《催乳师上岗手册》写道:“全国催乳市场几乎一片空白,国内现有的催乳技术停留在月嫂老式揉奶方法上。专业催乳师作为朝阳职业,市场需求十分巨大。”该书还提到,全国每年近2000万名婴儿出生,一个中等城市需要近百名催乳师,一线城市则更多。

“订单每天都有,只要愿意做,几乎没什么竞争。”而市场远未饱和,市场的主力更多是不计其数的冒牌催乳师。

“催乳师”尚未列入国家职业序列

她们口中的“冒牌”催乳师,是指那些未经培训、没有证书的“兼职月嫂”。姚凤春回忆,曾有一位外国语学校的老师生育后面临“涨奶”,婆婆“病急乱投医”,请来一位自称催乳师的月嫂。这位月嫂“一晚挤了四五次”,次日产妇的乳房已“皱得像橘子皮,硬得像石头”,十分痛苦。故事的结尾自然是正牌催乳师及时赶到,“从根部疏通”,化险为夷。

只有极少数顾客会要求查看证书。而这份证书也并非真正的职业资格证书。记者发现,曾远红出示的证书为《CAEP就业能力证书》,由中国就业促进会颁发,属于培训证明而非资质证明,只要上课即可获得。在中国就业促进会上级机构,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职业序列里,并没有催乳师这一职业,更没有颁发该项职业资格证书。

对此,陈曦解释道,因为催乳师这一职业出现较晚,从业人少,尚未列入国家职业序列。“我们也希望能和‘冒牌’催乳师区分开来。”

 “许多雇主对催乳师的整体面貌非常讲究,包括年龄、外貌、气质,我们除了按摩,也要进行心理疏导。